跳到主要內容

精選

Celinda 賽寧8人份崁入型洗碗機 DB-800I 使用心得

這篇心得文是在實際使用洗碗機之後將近2年的時間寫的,或許能給一些想安裝內坎式洗碗機但是高度不足的讀者們參考。 廚房原本安裝的是烘碗機,烘碗機的高度約70公分,臺灣的廚房櫃體高度大部分都是依照這個高度去設計,當初爲了要換成洗碗機,找遍了各大品牌的洗碗機,高度都要求81.5~85公分,現有的櫥櫃高度裝不下,如果要升高整個檯面會是一個大工程。 原本櫥櫃安裝的烘碗機 後來在 SOGO 的 Asko/Celinda 專櫃看到一臺小的洗碗機,高度小於70公分,心裏驚呼:這不就是我在找的洗碗機嗎?由於這台機器剛送到專櫃,連網頁和手冊都還沒有,於是我現場量了一下尺寸確認可以裝得下,當場我就下訂購買了。 Asko/Celinda 專櫃的展示樣機 然而這台 Celinda DB-800I 的高度只有60公分,反而需要在櫥櫃下發墊高一些。在洗碗機送來之前我先用木工自己做了一個底座。等洗碗機送到之後,我先不等安裝技師來,先自行拆箱將洗碗機塞了進去,技師只是來接上管線就能完工。 用木心板製作底座,再用一些木塊加上原本烘碗機的腳調整高度 洗碗機塞進去剛剛好,下面的空間再補一片和櫥櫃一樣顏色的面板即可 後續使用都很正常,碗盤都洗得很乾淨沒什麼問題。 2021年6月29日,使用半年 電源燈不會亮,但是按下去還是有反應,在保固期內,免費維修更換按鍵總成。 2022年9月26日,將近2年 洗碗到一般剛好遇到家裏停水,隔天恢復供水之後出現E05故障訊號。 客服傳來的資訊,說要把底盤的水倒掉。

黃金的歲月-戀戀風塵

黃金近年來屢創新高,我2006年結婚的時候買黃金首飾一錢要2400就已經嫌貴了,誰想的到現在要5800,差了不只一倍。今年八月初美國總統歐巴馬通過法案,解決無力償還債務的問題,再將債務上限提升,股票市場面對美國經濟衰退的的反應就是一天重挫800點,接下來雖然有一個禮拜的反彈,過了以後仍然重挫500點,資金為了尋求避險標的,再將黃金價格推上新高。

台灣的金礦區就是九份,傳聞裡面的黃金礦脈還有100噸,但如果要開採勢必要挖掉整座九份。慶幸的是九份的美至今沒有多大變化,除了那條老街,因為侯孝賢曾經在九份拍過戀戀風塵、悲情城市,九份成了國外遊客的熱門景點,過去那些老舊的店鋪多已不存在,每到假日人潮眾多,提到要去九份很多人都不敢領教。

候孝賢在1986年拍的戀戀風塵2010年經過數位修復後,畫面更清晰,聲音也變清楚,高解析度的畫面幾乎是每一個停格都可以當照片欣賞,也因此我又重看了好幾次,對照現在資訊爆炸的社會,凡事要求反應快,已經沒有甚麼心境能細細品味台灣的美,我很佩服侯導能在一些看似平凡的畫面中說故事。我尤其喜歡看一些早期台北的片段,像是光華商場、舊台北車站,很懷念這些年輕時的回憶。於是我決定出發去拍一次戀戀風塵的景點,這也是臨摹大師作品的一趟旅程。

這次的路線安排由忠孝復興站一號出口出發,坐早上7:30的基隆客運(1062)到九份老街大約是9:00,這時候老街的店面才陸續開門,遊客並不多。原本想先去拍阿遠和阿雲的家,但是彎彎曲曲的崙頂路叉路很多,門牌也不像一般道路面對同一側,不容易找,所以就先到福山宮拍一張在電影末段,一個遠眺的畫面,我拍的時候天氣晴朗,硬是拉高快門製造一點陰天的感覺。

接下來走到崙頂路上拍一張在片頭阿遠和阿雲走山路回家的畫面,角度有點不一樣。

就在一個小巷子裡我發現了崙頂路25號,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的那棵樹還在,阿遠的家和阿雲的家都已改建的非常漂亮,階梯也修砌得很整齊。

很多人都說侯導擅長用長鏡頭說故事,一開始拍的時候沒能領會,所以這張拍得有點廣角,後來才發現幾乎都要用85mm去拍才有戀戀風塵的味道。右邊紅色三樓是阿遠的家,後面灰色二樓是阿雲的家。

拍完走下九份老街大約是9:50,店家都已開張,遊客漸多,我沒有多逛,否則拍不完。搭公車到瑞芳火車站買一張瑞芳到十分的票,坐上火車後經過到侯硐(這個字念洞)月台的時候先下車,但是不出站,這裡要拍一張月台的畫面,故事是因為阿遠帶阿雲去中華商場買鞋,結果跟老闆借的機車被偷了,心情不好跟阿雲鬧彆扭,在月台上說我不回去了妳自己回去。為什麼我一眼認出這是侯硐站呢? 因為侯硐站的特色就是那個天橋,天橋會造成月台比較陰暗。

等了大約20分鐘來了一班平溪線的區間車,繼續上車前往十分。在十分站下車的人很多,先不出站,這裡有很多經典畫面。

畫面一,阿遠跟阿公去接腳傷出院的爸爸下火車。

畫面二,十分月台,傳統的樣子有保留下來,那個路燈沒有保留用以前Y字樣式比較可惜。

畫面三,交通號誌,竟然跟以前一模一樣!!

畫面四,出火車站,往商街走,拍一張戀戀風塵最經典的畫面,阿遠和阿雲走在鐵軌旁一起回家,就是這個經典的角度,鐵軌旁邊掛滿了待售的天燈,寫完字等火車過就可以放。

畫面五,遠拍靜安橋,阿遠扶著爸爸走回家。正中午的太陽很大,硬是拍的暗暗的

畫面六,阿遠去台北工作以後跟朋友一起回家,但是這座橋看來不像靜安橋,最主要橋後方鐵軌的位置很高,我猜是靜安橋旁邊這座已經廢棄的吊橋,這遺跡應該也是整建過的,原本應該在下面的位置,我也猜測畫面五是在這座吊橋往靜安橋拍的。(上面是我拍的,下面是電影畫面)

十分車站算是戀戀風塵景點最多的,接下來買一張十分到台北的車票,中間要在八堵站換車。發現最前面沒人,我就站在車長室旁邊拍照,拍得很過癮,平溪線的鐵軌有一個特色就是只有單線道,鐵軌走在山間,風景很美。

福住隧道,以前是沒有電線的。

到了八堵換乘往台北的區間車,這個車廂內有一個景點,就是片頭阿雲和阿遠放學坐火車回家的畫面,以前那種普通車已經全面停駛,那種車沒有冷氣,過山洞還要聞柴油味,已經是過時的車廂,只能在電影中回憶了。

回到台北車站,這裡的景點是後火車站,以前的月台已經整個拆掉,阿雲在等阿遠來接她的第六月台現在是市民大道,我往同一個角度拍一張,真是滄海桑田的感覺。

在這路面下有台北地下街,對照以前中華路上已經拆掉的中華商場。

然後走到太原路口,左手邊的明利文具行也曾經出現在電影畫面中。以前後火車站的月台出口就是正對著太原路,後火車站大都是批發貿易商,想買皮飾配件、五金來這邊找就對了。

接著坐公車到涼州街口,還好現在智慧型手機很進步,可以利用Google Map來規劃路線,他教我去”後車站”搭公車到”重慶涼州街口”,我大概有十年沒在台北市坐公車了,不過還好我知道要刷悠遊卡,其他也沒甚麼困難,只要知道站牌在哪就可以。

到了涼州街和迪化街口,電影有帶到一個畫面,左邊那個米色圓形屋頂的警察局,現在變成紅色的。這附近很多房子都圍起來施工中,相信過沒多久會因為都市更新而有全然不同的樣貌。

這裡就是阿遠上班的地方,和興漆行,電影裡老闆並沒有提到這是甚麼店,但是畫面有帶到。

可以看到牌樓有改建,但是仍然維持同樣風格

合興漆行對面這一戶幾乎沒變

拍到這裡接近尾聲了,最後一站去西門町拍紅樓,這一場馬拉松式的拍照,由鄉村到都市,由25年前比對現在,在到達紅樓之前心裡有種說不出來奇特的感覺。原來阿雲上班的地方就是紅樓,這邊已經改建成一個成功的商圈,有露天的啤酒吧。

這一趟拍下來花了13個小時,從早上6:30出發到晚上7:30才回到家,拍了七百多張,這部片不但讓我回憶了舊時的台北,而且身體力行的方式讓我重新發現認識了台北。真的要再多拍一些照片留一些回憶,或許再過十年、二十年我會再走一次戀戀風塵。

留言

熱門文章